在生命庄严绽放的旅途里,他们孤独而落寞,勇敢且坚强,他们是驰骋疆场的骁勇战士,他们是烈火硝烟中的武林英雄。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怀揣着英雄梦,常常流连自我编织的华丽梦境——伴随我们长大的,就是那挥之不去的武侠梦。
  武侠作家们笔下所构筑的“仗剑江湖载酒行”的世界,以瑰丽丰富的想象,快意恩仇的江湖,充满传奇的人生际遇,成为当代社会最畅销的文化消费之一。当现实中物欲纵横的枯燥生活、凌乱乏味的日常琐事渐渐消磨我们的雄心壮志,谁不向往鹤飞冲天、铁骑奔腾的侠骨英姿?谁不羡慕双剑合璧、闯荡江湖的风云儿女?
  然而最近,2013版《天龙八部》因收视率惨淡被湖南卫视“腰斩”,匆忙下档。这个事实为这么多年一直依赖“武侠剧”提高收视的电视剧行业提了个醒:时代变了,或许武侠真的过时了。
  实际上,内地影视与其说是在消费武侠,不如说是在消费数代人的群体记忆——从上世纪80年代起,内地几乎少有人没有读过武侠作品,没有被金庸影视所影响。30年的时间里,武侠小说从开始的盗版流行,到被主流推崇,最后被纳入了通俗文化经典的殿堂。但与此同时,逐渐成长起来的网络新生代更是有了英美剧、日韩漫画、网络游戏、玄幻神怪小说等太多选择去替代武侠。
  武侠是成人的童话。这个童话,真的落寞了吗?" />

航天畅通信股价父亲跌5.01%

猖狂猜成语五佰图(041

张爱玲散文:溃疡性结肠炎症辨佩诊断

2019年11月21日 00:41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20-1-l.jpg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20-2-l.jpg
  那年我遇见她是个巧合。
  好巧好巧,一切都刚刚好。
  我一直都知道,如果不是毫无交集de平行线,两两条直线必定要在相遇之后越走越远。也许原本就是是这样,一个人终要为另一个人屈身成圆,来圈住她那段美好时光,哪pa是要停在zi己的实心圆li,无法朝前方无限延长。
  【一】
  我从来都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它无论是看起来还是听起来都不美好,并且有很多重名的人,在哪里都有。不独特,甚至我不喜欢作自我介绍,而更多的是把自己的校徽递给别人。所以我羡慕那些有好听名字的人,直到她出现。
  她是跟我同名的,但是不同姓。这一dian我在报到那天就发现了——班主任拿的那张分班考成绩单,清清楚楚的一溜儿名字,再一溜儿分数。她比我高了整整十五分。一个原本就认识的同学拉着我的手说:“快看快看,有个女生跟你同名。”我说很正常啊。她说:“同名又在同班,你们超有缘的啊。”我随口就说,同桌都不一定呢。
  我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成了同桌。原本是按身高排的,我因为被排在太后面,偷偷窜到前面去换了位置。而这个巧合,是在她往表格shang填名字的时候看到的。我心里一惊,把我的表格递了过去给她看。她扫了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丝毫没有要说点什么的意思。我只好悻悻地缩回来,装作与别人聊天去了。
  几天后军训的时候我也时不时地偷偷去看她,看她一副冰山脸有没有什么变化。结果什么都没有。唯一得到的肤浅的了解是,她头发不很长却扎得很好看,五官整齐漂亮。此外的一切,军帽浅浅的檐都帮她挡掉了。我们原地休息的时候,她似乎也不太加入我们的讨论,就静静坐着,偶尔摘下帽子扇扇凉。
  七天军训结束,上课前一天晚自习结束之后,她一边理包一边开了金口:“明天第一节什么课啊?”我胡乱应了一句:“不知道,好像是化学。”然后急匆匆背起包跑掉。
  后来回想起来我有点后悔,再简短也是第一次对话吧,这么心不在焉地匆匆结束了。虽然只是极其日常和随意,并且不需要思考的对话,我却依然想念她的声音传出来的那一瞬间。两个人都没有抬头的对话——在此之前她已经沉默了七天。
  而那天晚上的我急匆匆地说完话然后跑掉,就像扯过一根绳子,把绳结随意往手腕上一挂就走。我永远不会想到后来会是这样想念这根绳子的彼端,想念的时候拼命去拉它。但无论怎么拼命地拉扯,绳子却只能像偌大的太空里一点飘浮的光,逐渐渺远得悄无声息。
  【二】
  应该直截了当地说,刚开始的一两个月,我和她一直没有什么交集。我在经历着一场悄然而来、连我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变故,只是把自己硬生生地埋在里面,安慰着自己会渐渐挣扎出来。而从我开始会问她一些难解的数学或者物理题的一天起,这些万恶的问题在我们之间也慢慢地搭起一座浮桥。
  变故过后正是一个缤纷的南国雪夜。雪不大,只是纷纷地落。路灯像它的舞台灯,它在微暖的光线里飞得金碧辉煌。
  第二天晚上当我在稿纸上写完最后一行字,轻轻叹口气并用笔重重戳上那个句号之后,抬起头,竟然不自禁地向右转。她恰好也回过头看着我。我于是找出文章里的一句话指给她:“我以后就靠你啦。”她竟换了翘二郎腿的姿势,拿笔就在旁边写:好。
  她没有学过书法,写的字却极其漂亮又大气。我们开家长会的时候,前后六个人的名字都由她写成牌儿摆在桌子上。我特别喜欢她写上去的“好”字,偷偷把这张稿纸折起来藏进了自己的书橱。
  那时她的头发还没有烫,刚从只许留短发的初中升上来,好不容易留起直直的及肩发,扎起来也没法儿叫作马尾,半长的辫子走路的时候会一跳一跳。早上上学的时候我从后面追上她,用食指勾过她的书包带子,她就向我一挑眉毛表示da招呼。我们都会单边挑起左边眉毛,这是不约定的清晨招呼。有时她追上我,或是懒懒地用指头戳戳我的肩,或是一巴掌拍在我背上——这要取决于她早上是否睡清醒了。下雨的话,她用伞去碰我的伞,雨水就顺着伞面淌下来。有时候隔太远了追不上,我就在后面走着,眼神远远地追随着那个背黑底白骷髅头书包的背影,经常会看见她甩甩斜刘海,节奏和清晨人们散步的步伐正好合拍。
  而这个时候,其实我还远未想到,以后的某一个深夜,会毫无缘由地想起她,然后哭得一塌糊涂。
  【三】
  在越来越多的课间聊天中发现她并不冷。她会跟我说很多事情,也会唱很多歌。
  她喜欢五月天和陈奕迅,但又不是那种狂热的女粉丝。她就是在课间哼哼陈奕迅的粤语歌,然后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五月天的歌给你唱三天三夜都唱不完。”她和现在的我一样,不爱新歌只爱好歌,我们固执地认为刚出生不谙世事的那十年基本上是黄金十年。
  她说她是五音不全的,小时候学了钢琴才全了三音,现在就靠着三音把歌唱进她的数学草稿纸里去。我也逐渐从我华而不实的歌词世界被吸引到她平凡真实、直逼人心的音乐里去了。Eason的《明年今日》,因为是粤语,她会把每个字的读音细细地教给我。那时我很喜欢在给老朋友们的信封背面写上“明年今日 没见你一面 谁舍得改变”,说到人心,其实真的是不舍得真正改变的。十一月的时候Eason出了新专辑,我天天在她耳边唱《孤独患者》。喜欢这首歌是因为觉得它深刻,也像极了我的心境,我想它就是在写我。后来有一次,学校的月假放学晚了,我们差点赶不上车站最后一班回家的车,她妈妈就送我们去车站。车上正放着那张新专辑,《孤独患者》响起时我们都轻轻地跟着唱。间奏的时候我说:“我一直以为你没去听这首歌呢。想不到有一天我们会一起唱这首歌。”她只“嘿嘿”地笑,同时故意在因人多而显得狭窄的后座上又换了翘二郎腿的姿势,然后阴险地笑着冲我大叹了一口气。我想她是明白我的。
  还有被翻出来的陈年旧事。她其实是个爱恶作剧的人。初中的时候在聊天中把一枚军棋棋子递给别人说“给你吃糖”,那人看也不看就塞进了嘴里,都没想过剥“糖纸”。体育课上打羽毛球,球拍会把她的手腕硌得有一块块的乌青。她不说羽毛球的事,却告诉我,我们这儿有个风俗,见面要用掐人手臂作为招呼,关系越好要掐得越重,然后挽起袖子:“看,都是我妈掐的!都乌青了!”一边拎着另一个同学:“对吧?”那位仁兄非常及时又显得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对啊,对啊。”把我吓得一愣一愣的。她便趁机就在我手臂上狠狠掐了一把:“就是这样!天天都这样的!痛不痛痛不痛!”我回家把这个风俗告诉我妈,我妈瞠目结舌了一会儿就毫不犹豫地伸手在我手上掐了一把。等我第二天发现是个恶作剧的时候,她都快笑岔了气。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21-1-l.jpg
  亲爱的李某人,我在考试后一堂晚自蟗a细阈凑馄恼隆A⒅疽涯阈纯蓿≡趕hi二月到来之前把它当生日礼物送给你。
  我们认识有十年了吧?从小学二年级你转学到我们班开始。那时候你“娘”到班主任对你做操时站到男生队伍的行为感到困惑,在你一句弱弱的“我就是男生”的争辩下无语凝噎。这个被我嘲笑了无数次的场景现在想想是多么让人怀念。毕竟,如今的上学路上不会再出现你的身影了。那颀长的,穿着黑色风衣,单薄得好像一张纸的背影,在我的脑海中愈发清晰。哦,我还能想起你那撮永远屹立、迎风招展的头发。那条有一个十字路口的路,你在有车时拉住过我的衣领。那条路有个邮局,我曾虔诚地从里面拿出我的稿费,虽然那笔钱也没请你吃些什么。那条有樟树的街道,我过了马路就到jia了,磨磨蹭蹭地最后说了句“再见”,或许也没说。
  我一直认为初三那年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年。我经历转学,离开父母,在陌生的学校经营起一段混乱不堪的学习生活。同样是这一年,和我一起来到新学校的你变化似乎比我更大,你独立并且极快地适应了军事化的管理方式,懂事又隐忍地接受了周遭的种种困难,学习、迎接中考。但你看我,在那样关键的一年还在生活条件上计较,数学课上睡觉,在与老师和同学的冲突中一次又一次地爆发我火爆的脾气。敏感、厌学,好像所有欢乐的细胞都死在了过去。谁的话也不愿意听,试图将自己和所有人划清界限,来表现出自己到底有多讨厌这里。所有人里,也包括你。至于理由,无非是你的适应和融入被我理解成冷血,不念旧情。站在今天回头看,当时是一种极自私的心理在作怪,你成熟了,懂事了,而我还是像个孩子。你一鼓作气地向前走,我似乎连你的影子都踩不到。在我的理解里,那么多年我们都是相近的,甚至是我更盛气凌人一点,你退让得多一点。我无法承担你的变化,也无法扭转自己的不变化,于是干脆撒、泼耍、赖不再前进了。后果呢?我打着改变的旗号看似神勇,实际上却是懦弱而无法直面自己的胆怯。无论你知道或者不知道,我现在都把它告诉你了。你在写给我的信中引用过简媜的一句话:“人生不是一个四处征伐的过程,而是一个淬炼人格和精神的唯一机会。”我知道,我都知道,但你还在不厌其烦地提醒。我也知道原因。与数学老师争吵的那一次,我激怒他,他冲过来推搡我,你整个人挡在我们中间,推了数学老师一把,吼了句:“不要吵了。”他在对面骂骂咧咧,我眼泪“哗哗”地往下流。我生气,被你感动,同时又在鄙视自己,为什么总是惹出这么多麻烦。后来向老谭她们提起这件事,老谭她们直呼你爷们,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我多么幸运,在全世界都与我对立时,还有人明明知道我错了,还在帮我。可是你不可能永远帮我,明哲保身的人永远是大多数,而我什么时候会头脑发热也是未知数。唯一的办法,只有说服我不要再去做这样的事。
  上了高中以后,我的朋友圈子还是靠初中的那些人维系,没有人可以替代你和老谭她们。我相信一切被时光磨砺的东西,因为它们被时间检验后才显得珍贵。不能轻易放弃。这是你说的。我有时候会想,没有你们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呢?一个人上学、放学,一个人过马路,说不定哪天没你提醒就死在车轮下了吧?开个玩笑。
  上次你转了一条“说说”,内容是:“有没有一个陪你度过十年时光的人。”你圈了我,我鼻子又是一酸。说实话,我很惭愧又很高兴。因为换我转这条“说说”才显得恰当,这十年我总是在给你制造麻烦,还总是开你的玩笑,有我的十年你有何处受益呢?还让你这样珍藏着。至于高兴,或是说庆幸,是因为除了你,我永远都找不到和你一样的人了。我和老谭她们每天插科打诨,在嬉笑中度过,有默契、温馨,是死党是闺蜜,我们都是女生。然而你,以一个男性的角色出入我的生活十年,看过我最低落、最失常的样子,欲言又止的表情,想怒未怒的神态。你和我分一块饼干被其他男生鄙视,你照顾着我的自尊,照顾着我的自以为是,照顾着我对事物偏执的看法,我却从未对你表示过感谢。直到今天,写到这里的时候我还在别扭,在斟酌。我不知道你此刻在做什么,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是这十年是我们共有的。
  我们都会长大,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难走。但你看,我们还有多少个十年呢?十个以内吧。那我再霸道一回,我要你和我一起度过八个十年,剩下的,让我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时候咀嚼你拥有我全部的友情。
  最后,谢谢你。祝你十八岁生日快乐。张爱玲散文

zaizui近的五年里,我长了不少本事,也懂得了不少道理。所以,每一个认识我的人见到我,都会由衷地shuo一句:“郅昂真的长大了!”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5-1-l.jpg
  当我再一次看见阳光,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
  风载着五线谱和音符,从回忆里偷偷地溜走。
  所有人都在微笑着歌唱。
  上帝会挽救迷途的羔羊,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海浪将贝壳抛上岸,一颗颗,小小的,在太阳下闪着星星一样的光。弯弯曲曲的螺道里,流淌着岁月的声音。
  嗨,你听见了吗?
  当我再一次看见阳光,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
  风载着五线谱和音符,从回忆里偷偷地溜走。
  所有人都在微笑着歌唱。
  上帝会挽救迷途的羔羊,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海浪将贝壳抛上岸,一颗颗,小小的,在太阳下闪着星星一样的光。弯弯曲曲的螺道里,流淌着岁月的声音。
  嗨,你听见了吗?
  ONE·【这只是一个梦境】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么都会
  循序生长
  而候鸟都能飞回故乡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仰起头看天,柔软的光线钻过指缝,渗进我的眼里。远远地,传来鸟儿啁啾的声音,像散落在地的串珠,“叮叮当当”地跳过来,又“咕噜噜”地跑开了。
  “啪”的一声,乐谱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我正欲弯下身去捡,一只修长的手从斜里伸出来,先一步捡起了谱子。
  我抬头看向那个正笑眯眯翻着乐谱的女孩,怔了一瞬。
  乌黑垂亮的长发用黑色的皮筋扎起,黑bai相间的开襟线衫,深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一个很普通的女孩。
  “唔,《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俄罗斯名曲。”女孩眼里流转着淡淡的光,像融进黑夜里的蜜糖,“不过要唱好似乎很难,加油呀!”女孩将乐谱放进我手里,甩了甩马尾辫,咧开嘴送我一个灿若晨星的笑脸,转身跑开了。
  我站在原地,望着那个窈窕的背影消逝的方向,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出声。
  身后猛地被人拍了一下,我惊吓着转身,看见一个大男生温柔的脸。刘海被风吹起,露出他前额细细的汗珠。
  “居然让你等了这么久,真是过意不去。为表歉意,我请你吃慕斯。”泽将手里的盒子塞给我,接过乐谱,拉起我的手笑道,“音乐大厅刚开门,走吧,我们去听排练。”
  前方光影隐隐浮动,我回头看了一眼长椅的地方。
  什么都没有,只有小鸟蹦跳着踩着枯叶,离开。
  我微笑。
  这只是一个梦境。梦里有漂亮的女孩、隐约的歌声,还有马路上汽车急刹车时刺耳的声音。
  乐谱缓缓落在地上,激起周围落叶纷纷飞旋上空中,如同即将死去的蝶的舞蹈,仿佛浸染了绝美的血色。
  凌乱而美丽的秋天。
  TWO·【任何人都可以当你的嘴巴】
  那一朵
  还没开过就枯萎的花
  和那仓促的一个夏季
  那一张
  还没着色就废弃了的画
  和那样漫不经心的一场别离
  室外篮球场总是令人愉快的地方,因为这里是阳光、空气、汗水和热情的完美结合。
  我将自行车停在铁丝网外,坐在草坪上,向泽晃了晃手中的饮liao。他向我招招手,露出洁白的牙齿,眼见对方要攻破上篮,又赶忙冲上去防守。
  头顶阳光晃眼,我揉揉眼睛,再睁开,却恍然发现身边有人紧挨着我坐下了。
  “嗨。”很友好的招呼。
  我打量她一眼,也微微点头致意。
  是那个风一样的女孩。
  好像刚运动完,她的头发被浸湿,洁白的运动服上依稀有些水渍。
  我将一ping饮料递给她。
  她顺手接过,拧开瓶盖仰头就喝。这个女孩的侧脸很好看。发梢嵌着一两滴晶莹的汗珠,没有剪刘海,光洁的额头很高、很好看,睫毛长长的,尾端有些翘,平添了几分调皮的味道。挺正的鼻梁,殷红的嘴唇,纤长的脖颈——阳光亲切且矜持内敛的美,现下已经是很难找到了。
  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全身上下都会发光。
  她盖上瓶盖,畅快地呼出一口气,冲球场内扬了扬下巴:“那个搭白毛巾的是你男朋友?”
  男生在三分线外迅速地起跳、出手,然后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噗”的一声落入篮筐。周围“哗”地响起掌声和尖叫,我笑笑,点头。
  女孩又皱眉,问道:“你怎么不去替他加油?”
  我一愣,旋即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微笑着摆摆手。
  她似恍然大悟,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能说话?没关系,只要有朋友,任何人都可以当你的嘴巴。”
  我抽出纸笔,飞快写下一行字:你能这样想,真好。
  她仰起头笑笑。
  我又写道: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可是,你是谁?
  她看了一眼字,跳起来拍拍衣裤:“你还不知道我是谁么?”说着她眨了眨眼睛,看一眼我身后,“哎呀,你的男朋友来了。我先不打扰了,下次再聊吧!”说着,就毫不含糊地转身跑开了。
  我望着那一抹白亮的背影,略微有些呆怔。
  一只手伸过来拿过我手中的水瓶。
  泽向前方努努嘴:“你朋友?”
  我点头。
  他用毛巾抹了一把脸,看向我说:“过几天就要演出了,明天下午最后一次彩排,你的指挥练习得怎么样?”
  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微笑眨眼。
  泽一边喝水,一边笑着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梧桐叶盘旋着落下来,亲吻着我的脸庞。季节在多端的变化中永远年轻,人却在变换的季节中一成不变地老去了。
  温柔的拥抱。
  THREE·【我想有一对会飞的翅膀】
  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张爱玲散文
  新版《天龙八部》自开播以来就雷声不断,吐槽满天,收视率也惨不忍睹,在湖南卫视播出了42集后便惨遭“腰斩”。从开年最被期待de电视剧到史上“大烂尾”,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把黄金档电视剧“腰斩”,这对yu长期领跑收视的湖南卫视来说也是罕见的。
  金庸武侠小说曾是影视剧的一块金字招牌,新版《天龙八部》拥有金牌导演赖水清、人气演员钟汉良作保障,还有金基范、韩栋、张檬等一众青春偶像,为什么还会落到如此境地?
  似乎也不能完全怪罪于武侠的没落。新版《天龙八部》从开播伊始就伴随着漫天口水:乔峰踏着滑雪板出场、痴情段誉变花心韦小宝、清纯木婉清变风骚女等桥段都成为网友拍砖的对象;拖着马脸的王语嫣、脸上裹着蕾丝内衣的木婉清、东方不败造型的慕容复、还有以为把脸抹成红色和紫色就算“本色出演”的阿朱和阿紫……ji乎每个主演的造型都让人吐槽到无力;再加上导演天马行空地jiang金庸小说改成了集武侠、魔幻、情戏于一身的“四不像”,网友们把这部剧改名为“天雷八部”,实在没有冤枉它。

张爱玲散文:月饼礼盒:包装不了聚首

zhe就shiwo家de快le事。

张爱玲散文

“呀!没上bu习ban,太好了!”我兴奋地想。一回家,我立刻beng到手机前,开始了疯狂的一天:早上,打手机游戏、玩电脑、玩平板;中午,出门看电影;下午,去河边diao鱼。没补习班的周末真是太爽了!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04-1-l.jpg
  微史记
  成向阳,诗人,书评人,专栏作家。著有诗集《午后的刀光》。有作品收入《山西中青年作家作品选(诗歌卷)》等多个选集。现居太原。
  休范根本没想到敬er是来赚自己的。
  休范几乎相信一切人会对自己好,因为他休范是个呆瓜。
  在天底下所有的道理中,呆瓜休范最相信的一个道理是——呆人有呆福。福气这东西,在聪明人那里是留不长久的。聪明人的脑袋啊,是个明晃晃、光溜溜的琉璃瓶儿,福气在里面脚丫子打滑,转上两圈就凉透成了晦气。而呆子的脑袋啊,是木头做的,厚实、保暖、不痛不痒,福气偏偏喜欢待在里面,有时候就会待上一辈子。
  比如在休范木瓜一样的脑袋里,天上来的福气就已经住了二十八年了。而且在休范看来,它们还将更长久地住下去,直到他遇到张敬儿这一天。
  这一天是南朝刘宋元徽二年(公元474年)五月壬辰(6月22日)。午时,一袭白袍的休范下了肩舆,张开豪华的伞盖,坐在新亭南山上的临沧观前饮酒。小风横吹,佳酿在喉,休范禁不住满意地呻吟起来。
  过了片刻,休范睁开眯缝着的眼睛,问身边侍立的亲信李恒和钟爽说:“怎么样了啊?孤何时可进得建康?”
  李恒赶紧朝前一指,说:“王爷,快了,快了,萧道成那厮眼看就要溃了。我军勇猛,新亭城垒弹指将破!”
  钟爽道:“王爷,zhen的快了,您看您看,道成新亭垒的南门大开了。哎呀,这是他们要来出降的节奏啊!”
  休范兴奋了。举杯,临风饮一盏,然后直起身子朝北一望,喃喃道:“道成这个狗奴,果真是要降了?这么说,孤的大业就要成了!”
  然后,领兵造反的南朝桂阳王休范就邂逅了敬儿。
  打着白旗出现在休范面前的越骑校尉张敬儿和他身边的屯骑校尉黄回,都是南朝大时代里的小人物。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在遇到休范之前,南阳人张敬儿始终埋怨自己的运气不好,福气太薄。而之所以捂不住福气,那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脑瓜太聪明了。而正是因为脑子聪明,自己才敢替大将军萧道成来叛军窝里见传说中的呆瓜刘休范。
  刘休范这个人,张敬儿以前完全没见过,只知道他是当今皇上的十八叔,以及他是先帝爷弟兄十九个中间最出名的蠢瓜和笨伯。这个呆子也确实命好,木瓜一样的脑袋里满满当当的福禄富贵。想当年先帝爷还没有坐上金銮dian,他的亲侄儿,也就是混世魔王刘子业当皇帝的时候,把时为湘东王后来成了先帝爷的刘休炳和他的兄弟们扒光了衣服装在笼子里当猪和驴一样肆意鞭打,十八叔刘休范却因为他著名的木讷、愚蠢、呆、一点不好玩而躲过了混世魔王的虐待。这还不算,等先帝爷废了刘子业登上大宝,一边眼泪汪汪,一边毫不留情地对自己的亲弟兄磨刀霍霍大开杀戒的时候,十八弟刘休范还是靠他著名的木讷、愚蠢、呆——一点不危险而躲过了十一哥的猜忌之刀,成了今天硕果仅存的老一辈刘氏亲王。
  但就是这样的呆子木瓜,竟然也喜欢大把吞吃权力的补药!他做梦当皇帝呢!
  好端端坐在王爷的大位上坐镇一方竟然也不满意了,竟然还嫌福禄不够,要带兵玩一把他们老刘家人特别喜欢玩的窝里斗!十八呆,我张敬儿问你,你真感觉自己有当皇帝的智商么?没看咱先帝爷宁可把自己的宝座传给不是自己亲儿子的儿子,也不传给你么?
  “王爷,王爷!小校张敬儿奉萧大将军道成之命特来请降!王爷虎威在上,敬儿代新亭残军伏地请罪。如蒙王爷赦免,留得一命,定提马坠镫效忠于麾下!”
  休范得意了!“咿呀,你们这些狗东西,终于知道天威凛凛!既然降了,起来起来。”
  “禀王爷,萧将军已决心跟随王爷清君侧,建伟业,但新亭重地,不敢暂离,还请王爷派两位王子入城受降主事!我等在此侍奉王爷!”
  “极好极好!我儿速速进新亭受降。孤在此把盏,再少驻片时。”
  张敬儿于是一脸奴相地上前,执壶为休范斟酒。
  一盏,两盏,三盏。
  休范接过第三盏酒,刚举到嘴边上,尚未及饮,就感觉自己腰间佩戴的宝刀飞出了刀鞘。
  休范愣愣地一仰头,白嫩肥胖的脖颈却刚好迎住了劈头而来的刀锋。寒光一闪间,一股福气随喷射的鲜血逐北而去。
  张敬儿一手持白刃,一手提休范崭新的头颅,与黄回在炸了马蜂窝一般的兵役中夺马驰去,眨眼间就奔回了新亭故垒。与此同时,休范派往新亭受降的两个儿子也人头落地。
  呆木瓜造反至此结束,而琉璃猴的辉煌从此开始。
  自赚得呆子休范的脑袋后,敬儿立即走了鸿运。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福气把他的聪明脑瓜灌得是满满当当。等大将军萧道成开天辟地,废了刘宋最后的一个小皇帝建立了南齐新朝,当年的小校张敬儿便也是坐镇一方的军事大员了。
  后来道成作为南齐的高皇帝咽气死了,他儿子武帝上位,敬儿就成了叔叔辈的开国元勋,开府仪同三司,那福气就要齐天了。为了测量自己的福气炙手可热的指数,敬儿找了一根别致而灵敏的温度计。
  这根温度计就是他自己的老婆。敬儿的老婆尚夫人据说貌美如花,但让敬儿迷恋不已且肃然起敬的却不是她可餐的秀色,而是夫人的大梦。有一天,夫人对敬儿说:“昨晚我做了个好梦,梦见我一只手热啊,热得不行了。看来老公你是要升官了。”果不其然,没几天敬儿就升成了南阳太守。过了一段时间,尚夫人又说:“老公老公,看来你又要升了,因为昨夜我梦见一整条胳膊热呀热呀热。”果不其然,敬儿没几天就成了雍州刺史。又过了一段时间,夫人喃喃地说:“老公老公,大喜啊。妾家昨夜梦里半个身子热啊热啊热。”果不其然,敬儿开府仪同三司,升到了和朝廷三公一般齐的高度。
  夫人如此灵敏精准的温度计让敬儿感到实在神奇无比、妙不可言,他过一段时间就忍不住充满期待地询问:“夫人夫人,你昨晚梦了么?哪里哪里又热了吗热了吗热了吗?”
  终于有一天早上,尚夫人跑来对正在盘马弯弓的敬儿说:“老公老公,我昨晚做梦了做梦了,这一次定是个极大极大的,因为,妾家梦里全身都热啊热啊热,快要热死了呢!”
  敬儿大喜若狂:老婆半个身子一热,自己就位比三公了;如今老婆全身皆热,那自己岂不是要……
  敬儿伸手捂住了嘴,但想了想又把手放下了,舌头底下的那句话没有咽下肚去,而是打了个滚儿吐了出来。当时吐给了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话儿滚来滚去,滚到了建康城里的齐武帝耳朵里。
  武帝一调查,好嘛,这个张敬儿除了他老婆全身皆热之外,竟然还派人携带重金去和蛮人搞贸易去了。这个狗东西,他要搞什么贸易?看来这是要拿朕的天下去做买卖的节奏啊!
  于是,武帝给敬儿下了个来家里吃饭的请帖。就在敬儿大剌剌、晕乎乎地前来等着倒酒的时候,武帝眼神一闪,抽出了钢刀。张爱玲散文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7-1-l.jpg
  我总能很清晰地记得昨晚的梦,不,yi两年前的也行。
  很多人认为梦是不切实际的代名词。同样一件夸张的事情,一个人说“做这件事情是我的梦”,另一个人说“做这件事情是我的理想。”那么大多数人便会觉得后者是实在的,是值得所有人视其为“为理想而奋斗”的辉煌榜样的,而前者浮夸,做梦也不知道掂一掂自己几斤几两。
  哪儿来那么多东拉西扯的偏见?
  当人们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扶着额头揉揉眼睛准备疲乏地奔赴一天的工作,这时倘若有人问他们“你今天怎么了?”他们必定会名正言顺地解释说:“做噩梦了,没睡好。”而我总觉得这其间有借口的成分,倘若一个梦让我回忆起来都觉得既痛苦又可耻,那么我会抛开一切关于梦的杂念,安ran地刷牙洗脸后便什么都忘记了。反之,一个像电影一般刺激的梦,哪怕是警匪片、动作片或是恐怖片,我也会随手拿张纸来记下几个关键词,然后即使时隔多年也忘不了它。
  小时候,我总是做这样一个梦,梦见我买回了可以堆满一间卧室的玩具,仿真得可以让人产生食欲的冰激凌挂饰,或是成百上千只拇指大小动作神态各异的黑猫警长模型。那时候的我jin乎贪婪地迷恋着这些小物件,所以在梦醒后总会怅然若失地抓一把空气,望着空空的手掌发呆。我觉得梦是一个可以窥视我们内心的物种,它躲在我们思维最敏锐的地方,知道我们想什么,需要什么,然后在冗长的睡眠中悄悄告诉我们。我乐观地想,虽然美梦醒来的时候会空虚会失落,但在梦里小小地甜蜜一把却也给生活涂抹了不少亮色,这一点在我升入初中后得到了尤为鲜明的印证,我再没做过买很多很多玩具、吃很多很多零食的梦了。而朋友开始时不时mao出一句:“昨晚梦见我坐在某某某的自行车后座上,环着他的腰,好青春校园的感觉。”“某某某在梦里和我穿的是情侣装耶!”我沉默了,我前些天还梦见暗恋的男生拽着我的胳膊边跑边说“走啦,我们吃饭去”呢,不知道在梦里有没有喜极而泣。
  我从来不相信解梦的说法,因为解梦是空洞的,它暗示我们可能会突发一笔横财,又或者在情感方面会遇到挫折,这和寺庙里的抽签没什么差别,只是更显得有凭有据而已。我只相信梦,它偶尔能预知未来,譬如梦见班里一个几乎没说过话的男生无论如何就是不准我交数学作业,结果第二天那个男生破天荒地和我说了一句话。或者梦见信息教室停电了,结果第二天老师通知我们信息课取消。但这毕竟是少数,与其指望自己获得先知的异能,不如相信梦能捕捉我们一点思想的触动和最细腻的情感。小学的时候,我经常梦见自己发疯一般地寻找一个转学了的朋友,而每当我历尽重重险阻,终于看见她向我走来的时候,我都会迷茫地醒来,我终究什么都来不及说。我还梦见我在逛商场的时候与曾经的死党偶遇,我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而她只是说了句“我忙着呢”,就头也不回地和其他同学一起吃大餐去了。我在餐厅的玻璃幕墙外站了很久,但他们谁都没有看见我。不得不说这些都是伤心的梦,但梦挑明了我盼相见又不愿相见的纠结,我怕她们已经根本不想再见到我,我怕我已经不再重要。
  梦是无辜的,当人们以它为托词,解释自己之所以精神不佳的缘由的时候,我都想这么为它辩解。梦的好与坏,单纯取决于怎么看待它。而我已经彻底把它当成了我们身边的平行世界,由我们的思想拟造,为我们捎来福音。谁能说梦是无声的,谁能说梦是无神的?它的画面像电影的柔光镜一样迷人,它的逻辑和构架像电影一样完整,它活在我们的笔下,蜕变成别人口中的赞美:“你这情节怎么想出来的?简直是神来之笔。”这些都是梦托付给我的。
  童喜喜的童话中编造过一个叫作“梦赏”的名词,玻璃球状,专门把美梦留存下来,然后把“奖励你一万个梦赏”作为赠予他人的礼物。当时我就向往能把我所有的梦都制造成梦赏,这样我就可以无数次地重温那些甜蜜、那些伤心、那些刺激。我执拗地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会遇见与梦中人相同的衣服或者相同的脸。那将是一个无形的隐喻,多么神秘而浪漫的事情。
  梦是黑夜赐予我们的一场冒险,我们在其中感知思想最脆弱的一部分。那是毛茸茸的思念,因易碎而妖娆美丽,不然怎么有那么多人在遇见一位旧友的时候,声线柔软地说“就像梦一样呢”?
  薛峰点评:文章行文细腻迷离,整体给人以温柔清冷的感觉。作者夹叙夹议,一边从各个方面谈论自己对梦的喜爱,一边又举例描述生活中关于梦的具体的美妙感觉,显得有理又生动。区别于传统的议论文,文章类似感觉派,能把人的心绪引入作者构造的梦之妙旅,让人迷恋不已。
  文章观点尖锐而不极端,以一个中学生的角度娓娓道出自己对人生的思索,其中蕴含的哲理令人深思,这得益于作者长期的积累与理智的思考。

张爱玲散文:强大募化花样翻新驱触动助铰工业展开

之后,妈妈又买了鸡蛋、西红shi,却还是迷hu劲儿缓不过lai,不是wang记拿菜,就是忘记给钱。唉,跟着迷糊妈妈去买菜,我juede压力好大,好累啊!

张爱玲散文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05-1-l.jpg
  在生命庄严绽放de旅途里,他们孤独而落寞,勇敢且坚强,他们是驰骋疆场的骁勇战士,他们是烈火硝烟中的武林英雄。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怀揣着英雄梦,常常流连自我编织的华丽梦境——伴随我们长大的,就是那挥之不去的武侠梦。
  武侠作家们笔下所构筑的“仗剑江湖载酒行”的世界,以瑰丽丰富的想象,快意恩仇的江湖,充满传奇的人生际遇,成为当代社会最畅销的文化消费之一。当现实中物欲纵横的枯燥生活、凌乱乏味的日常琐事渐渐消磨我们的雄心壮志,谁不向往鹤飞冲天、铁骑奔腾的侠骨英姿?谁不羡慕双剑合璧、闯荡江湖的风云儿女?
  然而最近,2013版《天龙八部》因收视率惨淡被湖南卫视“腰斩”,匆忙下档。这个事实为这么duo年一直依赖“武侠剧”提高收视的电视剧行业提了个醒:时代变了,或许武侠真的过时了。
  实际上,内地影视与其说是在消费武侠,不如说是在消费数代人的群ti记忆——从上世纪80年代qi,内地几乎少有人没有读过武侠作品,没有被金庸影视所影响。30年的时间里,武侠小说从开始的盗版流行,到被主流tui崇,最后被纳入了通俗文化经典的殿堂。但与此同时,逐渐成长起来的网络新生代更是有了英美剧、日韩漫画、网络游戏、玄幻神怪小说等太多选择去替代武侠。
  武侠是成人的童话。这个童话,真的落寞了吗?

张爱玲散文:浙江节消备办若干规则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09-1-l.jpg
  读者:武侠小说如今真de没落了吗?
  温瑞安:武侠小说其实形势一片大好。我自己开公司当老板的时候,手上有几千人,现在我的公司没有yi前人多,但至少还有十几人。在出版最低潮的时候,大家光凭帮我打创作稿都可以活得好好的(备注:温瑞安不会电脑打字)。再举个例子,《四大ming捕》这个系列有几十部小说,其zhong大家看得最多的一本是我19岁在台湾读书时写的。《四大名捕会京师》到现在有57个版本,有七八个国家的语言版本,还改编成连环画,改编成漫画,改编成电视剧超过24次,到现在改编成电影。你只要写一次,就可以让很多很多人忙,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真的还有很多人在看武侠。如果你们真的爱武侠、有侠情,而且有这方面的才华,我请你们还是把握这一点,享受创造。武侠现在还是一个非常有发展潜力的板块,而且是一个非常丰富的园地,可以让大家去耕耘。而且现在武侠已经不需要依靠报章连载了,现在可以改编拍片、网游、电玩等等,这些比稿费收入要多得多。所以说,武侠没死,他还大有市场。
  现在如果还有人拿“写武侠小说没有前途”来打击你,我告诉你,他错了。因为我有52年经验,我肯跟大家分享。如果你们年轻人有此才华,有此抱负,一定要抓住机会。如果你们不是为钱写,那你们更要写。本来爱一个人,爱一件事,就要去做,为什么你要去计较它有没有前途?如果你们真的爱创作,可以在逆境中表现强烈的感情,那就是“侠情”。如果你们真爱它,真的用情,你们不要计较代价。
  读者:您对现在还在喜欢武侠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呢?
  温瑞安:俗话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要有这份心,不论写不写武侠。我希望年轻人首先做到“为友为邻”,为自己的朋友,为自己的邻居。如果现在身边有事发生,你能够伸手帮忙,一定要帮。比如老人跌倒了,就应该扶一扶。其实武侠不一定要很大,它可以很近、很小。
  其次,武侠的风格可以再多元化一点,武侠其实可以像张爱玲、钱钟书、沈从文。中国人其实擅写武侠,擅于烘托,只是不大会把这些优秀的古典文学传统运用到现代武侠的创作上,这点是很可惜的。
  我还xiang提醒年轻朋友,作品写出来受到批评和谩骂都是正常的,你要记在心里,从中学习、体会怎样才能写得更好,应该走什么方向,但是又不能完全被外界的意见所左右,不要被批评的声音扑灭创作的冲动、热情和希望。坚持走下去,武侠这条路是很多人看得到的金光大道。
  (摘编自《南方日报》对温瑞安的访谈)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绝经就代表更年期完一齐是吗?,皇马最担心壹幕到底突发!,输卵管令人激动的超音诊断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